刘荣奎教授学术思想

刘荣奎教授经过多年临床实践,从而形成了独特的理论体系一一肺热理论、肺病记忆理论和肺脏不洁论,为最终建立其学术体系莫定了基础,并开创了学术流派一一城顶流派其学术思想具体如下:

1.肺热论

刘荣奎教授从医30多年来,取古今众医家之所长,在长期的临床一线实践中,对大量就诊的病人进行观察、总结,发现凡急性肺病患者,均以“肺热”常见,并进行了总结,逐渐形成了独特的“肺热理论”。在临床治疗方面,刘主任以“肺热”理论指导下辩证论治形成有效方药,形成呼吸病防治新方案。无论是治疗呼吸系统常见病,如急慢性支气管炎、肺炎、慢阻肺、支气管哮喘、肺间质纤维化、肺脓肿等疾病,还是预防治疗流行性疾病,均以肺热理论为指导,形成温热火炎毒五种辨证论治治则。

① 温:病机:邪之初起,邪正斗争不明显。

治法:疏风解表。方药:消温饮加减。

此阶段,邪之初起,表证较轻,正气强者可不药而愈,素体正气不足者,可通过疏风清热解表以祛外邪。

②热:病机:邪正斗争剧烈,以邪热为主。

治法:清解表热。方药:清热饮加减。

此期为表证期,热邪直接犯表,或者风寒之邪化为风热,正邪交争,故全身卫表症状较重,且以表热证多见。

③火:病机:病邪部分入里,损伤肺络。

治法:疏风清肺,宣肺止咳平喘。方药:败火饮。

此期特点:邪正相争,部分病邪入里,此时卫表症状亦不明显,而邪逐渐入里,损伤肺络。

④炎:病机:里热炽盛,热邪壅肺。

治法:清泄肺热,肃肺止咳,平喘。方药:消炎饮加减。

此期,邪热入里,或者内生热邪,上扰肺系,热灼肺金,热邪肺,肺失清肃。

    ⑤毒:病机:热邪壅肺,蕴结成毒。

治法:清热解毒,泄肺止咳平喘。方药:解毒饮。

此期特点:里热炽盛,日久蕴结成毒,可出现“热伤血络”“热甚动风”等一系列危重病症。此期除应加大清热之法,还要配伍清热解毒之品,以消毒邪之塞滞。此外,热邪炽盛,还可以通过“釜底抽薪”“利小便”之法,使热邪等废物从便而解。

2. 肺病记忆理论

刘荣奎主任医师从医30年,一直工作在临床一线,发现部分肺病存在发病及变化的节律性,即肺病有“记忆”的特点。在不断地临床实践和理论的发展成熟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刘氏中医肺病记忆理论”。并在该理论指导下,运用中医治未病的思想对相关肺病进行干预,取得非常好的临床疗效,很好的减少患者急性加重的次数和程度,部分患者甚至可以达到完全控制疾病的效果,取得了很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刘荣奎教授认为“肺病是有记忆性的”,并概括为“肺病记忆理论”。

在临床工作中,刘教授以“肺病记忆理论”为指导,对相关肺病进行干预,取得非常好的临床疗效。在肺病稳定期,邪气尚微,正气尚足,记忆信息处于保持状态,在此时期进行干预,可使记忆信息日趋模糊,甚至被遗忘。在此期,刘教授开展“冬病夏治穴位贴数”项目,即在每年最热的三伏天时节,集中对肺系疾病患者进行穴位贴数治疗。根据“天人相应”的原理,借助药物的渗透力,可使药力直达病所,使病灶处原有的记忆信息淡化甚至遗忘,无法保持,打断记忆循环,从而使机体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记忆过程,最终使疾病的发生发展得到控制,达到“治未病”的效果。同时,刘教授要求科室大夫耐心地指导每一位患者学习呼吸操等肺康复训练方法,通过一系列肺康复的训练,缓解患者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提高患者肺功能,改善生活质量。在稳定期,做到未病先防,从而使记忆信息日趋模糊,乃至消失。在此期可以通过服用药物、增加驱邪方案、调护正气等措施,打断记忆过程,推迟发病,促使向愈。例如,针对定期发作辨证为伏邪发病的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患者,刘教授采取在往年发病时间提前15天进行药物干预,从而达到清除或控制伏邪调补正气,打断记忆过程,減少疾病发作的目的。此外肺系疾病大多与天气变化、环境变化密切相关,在此时期应关注自然气候、环境的变化,通过增减衣服、减少与过敏原的接触等措施,降低外界气侯环境因素对疾病的影响,以期减少疾病的发作,使记忆信息渐趋模糊。发作期,是形成记忆信息的初期,也是记忆信息整合完毕,疾病急性发作的时期。此时期,针对病因,对症处理,采取中西医结合手段,比如静脉用药、雾化吸人、穴位注射及口服中药,必要时气管插管等,及早干预,驱邪外出。此期,往往也是人体正气不足之时,可以使用一些提高免疫力的药物,如薄芝糖肽、胸腺喷了等提高患者的免度力缩短急性期的时间,减少对心脑魄的刺激,短记忆信息的保持时间。迁延期,此期是机体能否形成记忆的关键时期,此期越长,对记忆的形成影响越大。因此,缩短迁延期的时间至关重要。除了采取中西医结合手段控制疾病发作,还要“已病防变”、扶助正气。例如在中医辨证论治中,在以肺热证为主时,除了投以大剂黄芩、桑白皮、生石膏等清热之品外,还应根据“火热易灼津液",予沙参、生地、芦根等养阴生津之品以滋润阴液:同时,可以的予参、术、苠、始纷、整甲、阿胶等滋补之品以扶正,但剂量要小,以防“虚不受补”。此期,通过缩短疾病发作时间,除了减弱记忆信息的保持时间,还可防止机体形成新的记忆信息及新的记忆过程。

3. 肺脏不洁论

刘荣奎教授为根据肺脏的生理功能、病理改变以及自身多年的临床经验,提出了肺脏不洁论。肺脏不洁是肺脏病理特点的概括,为外邪犯肺、肺热、肺痰、肺瘀、肺浊、肺毒的高度总结其中医理论依据为:

肺为娇脏,易感外邪

“肺为娇脏”最早记载于宋元方书《鸡峰普济方·咳嗽》,其曰“古人言肺病难愈而喜卒死者,肺为娇脏,怕寒而恶热,故邪气易伤而难治。”中医学认为:肺为娇脏,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肺为清虚之体,且居高位,为诸脏之华盖,百脉之所朝,外合皮毛,开窍于鼻,与天气直接相通;六淫外邪侵犯人体,不论是从口鼻而入,还是侵犯皮毛,皆易于犯肺而致病;叶天士《温热论》中的开篇之语即为“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他脏之寒热病变,亦常波及于肺,以其不耐寒热,易于受邪,凡其他脏腑的病变易上及于肺。故无论外感、内伤或其他脏腑病变,皆可累及于肺而为病,加之肺是唯一与外界相通的脏腑,外邪入侵,必首当其冲。因此,、寒、暑、湿、燥、火、毒邪均可侵犯肺脏,引发多种肺脏病症。现代临床医学来看,呼吸系统是与外界直接沟通的器官所以大气中的各种有害物质包括理化和生物性致病因子均可直接进入呼吸系统许多职业性呼吸系统疾病是由于吸入工业粉尘所致,大气污染、吸烟等因素已被公认为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和肺部癌肿的主要病因。

病理产物,易于积聚

肺气宣降失调

《素问·六微旨大论篇》指出:“升降出入,无器不有”,说明人体各个脏器都在进行着升降出入的运动。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平衡失常,称为气机失调。《素问·六微旨大论篇》提及:“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由此说明气机失调能变生出多种疾病。

肺气者,肺之精气也,主要表现为肺主气、司呼吸、主宣发肃降、通调水道、朝百脉主治节的功能活动。《素问 至真要大论》指出:诸气膹郁,皆属于肺。其指多种原因引起的肃降无权,肺气上逆,气结胸中,症见胸部满闷、咳喘气逆,病皆归属于肺。肺脏气机失调主要表现为气滞、气逆,即肺脏宣降失调。肺的宣发障碍,可见鼻塞、流涕、咳喘、胸闷等症;如果肺失宣发引起布散津液功能减弱, 使津液停滞于肺则成痰,甚则溢于肌肤而为水肿。肺失清肃则影响肺主气、司呼吸、通调水道等功能,可见咳嗽、气逆、水肿、痰饮内阻、小便不利等症状。由此可见,肺脏宣发肃降功能障碍,不仅可见肺系病症状,同时影响到津液代谢,引发痰饮、水液等病理产物积聚

肺瘀血

肺朝百脉,全身通过诸脉流经于肺,经过肺的呼吸运动进行气体交换,使百脉之气血如潮水般周期性运行周身。当外邪肺或内伤肺,朝百脉不利,对血、脉的调节失司,血液循环不利,形成肺瘀。肺主治节,助心行血,《难经》指出心主血,肺主气,血为荣,卫为气……通行经络,荣周于外。肺主治节表现在四个方面:治理调节呼吸运动,调理全身气机,治理调节血液的运行,治理调节津液代谢。血液的正常运行需要肺气的推动。若肺,则血的运行受到影响而成瘀。外感六淫之邪侵袭肺卫,七情内伤伤肺,肺失宣降行气行血功能障碍而成痰成瘀,久病损及肺之血络,均可导致肺瘀的发生。

肺痰阻

肺为贮痰之器”,肺痰的产生,可分为外感生痰和内伤生痰两方面。不论外感还是内伤,均可导致肺脏宣降司、通调水道功能下降而生痰。

外感而生痰

肺为娇脏,主皮毛,外感风寒、风热之邪,侵袭皮毛和肌腠,影响肺脏宣降功能。寒邪袭肺,气不布津,津液凝聚生痰;风热之邪,内郁于肺,则凝津成痰。因此不论风寒还是风热,皆可侵犯于肺而生痰。

肺内伤生痰

肺主通调水道,肺的宣发肃降作用对体内津液的输布、运行和排泄有疏通和调节作用。《素问·经脉别论》指出:“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由此可见,人体的水液依赖于肺的疏通和调节,以维持动态平衡。故有“肺为水之上源”之说。当肺脏自病或者其他脏腑病变影响到肺时,导致肺失宣降,通调水道、输布津液的功能失常,则出现津液停滞,不归正化,聚湿生痰的病理局面。痰贮于肺,肺气不利,气阻痰停,引发咳嗽咯痰

肺浊

肺浊是指外感或内伤因素下,引发肺脏功能失调和气血运行失常,使肺脏生成或病理产物(痰、湿、瘀)不能及时排出,伏积体内,并通过人体非正常气化作用杂合而成,该物质虽然由痰、湿、瘀杂合而成,但已发生了质的变化,已非痰、非湿、非瘀。COPD久病不愈,主气司呼吸功能失常,气道萎陷,气机受阻,肺失宣肃,肺气不得宣通,清气难升,浊气不降,滞于胸中,故浊气既是COPD的发病因素,也是COPD的病理因素。

肺毒

肺毒是指外感或内伤之邪影响肺脏的生理功能,致使机体感受外邪气血津液失调而产生的有毒害物质,肺毒常兼夹它邪为患,形成风毒、热毒、湿毒、燥毒、痰毒、瘀毒、浊毒等毒是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病理进展过程中的关键因素。如痰毒、瘀毒可以直接阻滞气道,损伤肺系,并可蒙蔽清窍,阻滞血脉,进而引起昏迷、心悸等症。

病理产物,互为影响

由于津液均为构成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故三者生理上密切联系,病理上相互影响。气机失调则行血、行津功能障碍,产生瘀血、痰阻、津停;若脏腑气化功能失常,水液代谢障碍,水津停滞而成痰饮,痰饮内停影响气机之宣肃,且易耗气伤血,造成气滞血瘀两种病理变化而瘀血又反过来影响津液输布,聚而生痰,《金匮要略·水气病》经为病,血不利则为水,名曰血分先病水,后经水断,名曰水分。痰瘀浊毒互为因果,相互转化,同时,气滞、血瘀、痰阻、浊毒常兼挟致病使病情缠绵难愈

内生之物,是为不

肺积内生

肺积在现代临床医学来讲属于肺癌,《难经》记载“肺之积,名日息贲,在右肋下,覆大如杯。久不已,令人洒浙寒热,喘咳,发肺壅”。是由正气虚损,阴阳失调,六淫之邪乘虚入肺,邪滞于肺,导致肺功能失调,肺气阻郁,宣降失司,气机不利,运行受阻,津液失于输布,津聚为痰,痰凝气滞,瘀阻络脉,于是痰气瘀毒胶结,日久形成肺部积块。因此,肺积产生为局部属实的疾病,为肺脏不洁的表现。《杂病源流犀烛》中说:“邪积胸中,阻塞气道,气不得通,为痰??为血,皆邪正相搏,邪既胜,正不得制之,遂结成形而有块。”说明肺积实证为气滞、血瘀、毒聚而产生的病理变化,其致病因素为浊邪肺积的生成,也会引起气滞、血瘀、痰阻、毒聚等病理产物,故其病理产物亦为浊邪。

悬饮内生

悬饮,在现代临床医学可称为“胸腔积液”,为饮邪停留胁肋部而见咳唾引痛的病证。《金匮要略· 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饮后水流在胁下,咳唾引痛,谓之悬饮。证见胁下胀满,咳嗽或唾涎时两胁引痛,甚则转身及呼吸均牵引作痛,心下痞硬胀满,或兼干呕、短气,头痛目 恶性胸腔积液的病因病机多为脾阳不足,脾不能为胃行其津液,上归于肺,则水津停滞,积而成饮,饮聚成痰,痰阻气滞,痰与体内蕴毒相结而成。因此,悬饮内生可视为肺脏不洁的表现。

肺脏不洁,波及脏腑

及脾

理方面,肺主通调水道,脾主运化水液,脾吸收的水液上输于肺,通过肺的宣发肃降作用布散周身。病理方面,若肺气虚弱或邪气束肺,宣发宣肃失调,湿停中焦,脾阳受困出现水肿、腹胀便溏等症,是为肺失宣降、肺病及脾。因此在治疗中上焦痰饮病时往往脾肺同治,以宣肺利气、健脾除湿为原则

肺失宣降大肠

肺与大肠互为表里。肺气肃降正常则大肠气机调畅,糟粕得以排出,肺气的正常肃降有助于大肠的传导下行。故“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 若肺气虚而推动无力,则肺气壅遏肃降失司,则大肠传导迟缓,引起排便困难。若痰热蕴肺,不能通调津液于大肠,则肠燥腑气不通,引起便秘,正如《石室秘录·卷三》说:“大便闭结者,人以为大肠燥甚,谁知是肺气燥乎?肺燥则清肃之气不能行于大肠,而肾经之水仅足自顾,又何能旁流以润溪涧哉。”若肺热移于大肠而使大肠传导功能失调,则可引起泻痢。《素问.咳论》云:“肺咳不已,则大肠受之。”

以上均说明,肺失宣降,病及大肠,最终肺肠同病

代谢之物,是为不洁

肺为人体内外气体交换的主要器官。《庄子·刻意》:“吹呵呼吸,吐故纳新。”意指肺脏可吐出浊气,呼入清气所产浊气,是为不洁。肺通过宣发作用将体内浊气排出,浊气为肺脏新陈代谢的产物。从现代医学来讲,空气由气道进入肺泡氧气从肺泡进入毛细血管的血液,经循环送遍全身,同时,组织代谢产生的二氧化碳经血液循环运至肺部排出体外因此肺脏的代谢产物,为不洁之物

肺脏主皮毛宣发卫气调节汗孔的开控制着汗液的排出肺的宣发功能失常,则卫气不能充达皮肉,则皮肤失于温养,正常功能难以发挥。肺脏宣发肃降功能失调则司外功能受损,腠理开合失司,出现自汗、盗汗等证。清代徐大椿《医略六书·杂病证治》曰:“肺虚气耗,不能摄火,而热浮于外,故发热口干、自汗不止焉。”说明肺脏病变影响机体的体温,可导致汗出不止。汗液的排出,可视为肺脏不洁的表现。

刘主任指出肺为娇脏,易感外邪;病理产物,易于积聚;内生之物,是为不洁;肺脏不洁,波及脏腑;代谢之物,是为不洁,故肺脏为清虚之体,为不洁之脏。明代绮石在《理虚元鉴·劳嗽症论》中指出:“肺气一伤,百病蜂起??以清虚之脏,纤芥不容,难护易伤故也。”说明肺为“华盖”,且为娇脏,不容邪气所干,故肺为清虚之体,易成不洁之脏。

4. 基于肺热论的清肺抗纤方治疗肺间质纤维化

刘荣奎教授在长期的临床一线实践工作中,汲取古今众医家之所长,对大量就诊的患者进行观察总结,发现凡肺病急性期的患者,均以肺热多见。经过不断总结,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肺热论”理论体系,并应用于临床,取得了良好效果。

肺间质纤维化是由多种原因引起的肺间质的炎症性疾病,病变主要累及肺间质,也可累及肺泡上皮细胞及肺血管,属中医学肺痿、肺痹、喘证范畴,由多种慢性肺系疾病发展而成。近年来,该病的发病率呈逐年增高趋势,西医治疗效果不理想且不良反应明显,此时,中医发挥了积极的治疗作用。刘荣奎教授根据肺间质纤维化的发病机制,指出本病病在肺脏,与脾、肾两脏相关,其主要病理因素为“毒邪”、“痰浊”、“瘀血”,而肺毒多偏热,毒邪多兼夹热邪为患,所以刘主任认为肺间质纤维化的发病源头为“热毒”。《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指出“热在上焦,咳为肺痿”。说明肺痿初始发病因素为热毒,而痰热及瘀血为其病理产物。热毒日盛则耗气伤,所以本病后期常气阴两虚,最终导致肺叶萎弱失用,形成肺脏纤维化。在治疗方面清热化痰、活血化瘀、益气养阴之法虽能缓解症状,但均未切中发病源头,所以不能从根本上阻止疾病的进展,导致肺脏的炎症持续进展,最终形成了纤维化。因此,刘主任提出以清热解毒之法治疗本病,能有效切中致病源头,并从根本上阻断痰热和瘀血的形成,同时也能防止气阴的耗伤。治疗时应当以清热解毒之法为主,临床上使用败酱草治疗肺间质纤维化,疗效显著。败酱草可以解毒,一是可以清解内生之毒,二是能阻止外源之毒侵入体内,同时能够清热散邪,防止热毒博结,阻止毒邪与痰浊、瘀血互结胶着,切中了肺间质纤维化的发病源头,因而从根本上缓解了该病的进展。

据此,刘主任总结出清肺抗纤方治疗特发性肺间质纤维化的热证,其基础方为:桑白皮9g、地骨皮9g、黄芩12g、杏仁9g、陈皮12g、浙贝母12g、葶苈子18g、败酱草30g、生地黄30g、炙甘草9g加减。在肺热论指导下,其治疗的特发性肺间质纤维化的证型均为热证,主要包括风热袭肺证、痰热郁肺证、热毒壅肺证、热毒痰瘀阻肺证、肺热津伤证、肺热阴虚证等等。临床上需临证加减用药,风热证则加金银花、连翘等药,热毒证则加大败酱草用量,痰瘀证加川贝母、地龙、僵蚕等药,肺热阴虚则加大生地黄用量、加用麦冬、牡丹皮等。将经验规律总结应用于临床实践,可提高患者治疗的有效率,降低死亡率,延长生存周期。